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几度叩问“李庄认罪”——江月  

2012-06-15 16:16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李庄二季认罪之争,读完江月的文章,应该画个句号了。没有想到这个句号画起来竟这么难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陈光武

几度叩问鈥溊钭献镡濃斺斀

 

网络上不断有人争议李庄认罪,有争议是好事,很多偏激的观点在争论中可以得到矫正,真实的李庄案也会更加清晰的呈现在众人面前。在此,本人就争论中的一些观点谨慎叩问,以一家之言,与诸君探讨。

 

一、案件中的李庄第一身份到底是什么?

谴责李庄认罪最理直气壮的一条就是“你不是一个老百姓,你是一个律师,作为一个律师,到什么时候都必须遵守法律。”这条看上去无可反驳的指责,被很多法律人拿来做了杀手锏。

这里忽视了一个事实,被告李庄第一身份并不是律师,而是一名“阶下囚”,一审后沦为了一名“准罪犯”,确切讲是一名蒙冤受屈的“准罪犯”,面对一个失去自由,蒙冤的“准罪犯”,我们应该理解他作为一个自然人,所采取的各种合情合理的抗争手段,而不应该再用什么“职业道德规范”去桎梏他。

有人责备李庄在那样的一个特殊时间、特殊地方、特殊环境、勾结官员,这太有悖于常理。李庄当时是一个身陷囹圄、失去自由的人。这些岂是李庄能主动选择的?他唯一能做的是支配自己的大脑,去最有效地利用这些客观因素罢了,除此,他还有什么主动权?

 

二、李庄的反抗是不是“以邪对邪”?

有人说李庄与重庆之间,不过是“以黑对黑”“以恶对恶”,甚至还有人说是“以流氓手段对流氓”。我认为此种看法对社会危害最大。因为这种理念是非不分,善恶不辨,严重扭曲了“正”与“邪”的根本性质,破坏了人类良好的价值观。

试析:当一个人拿着菜刀去砍杀一个无辜的人时,无疑他是邪恶的,是流氓,但是,当旁观者再抄起菜刀,杀向正在作恶的人时,他的行为就是见义勇为,就是正义的;倘若被砍杀的人也抄起菜刀反抗的话,他的行为就是正当防卫,是理所当然的了。否则,这个社会还有见义勇为,还有正当防卫吗?倘若面对无辜与面对罪恶手段相同就性质相同的观点成立,那这个社会还有是非吗?还有正气吗?

当重庆已经废弃法律,野蛮抡起大刀砍向李庄时,李庄不采取一些非常的手段,能与疯狂的公权力抗争吗?难道采取了非常的手段,就是“黑”、就是“邪”、就是“流氓”了吗?面对正在实施的邪恶,即使采取相同的手段抗争,性质也不能跟前者等同,绝对不能把后者也定义为“邪恶”和“流氓”。李庄采取非正常手段,对付的不是无辜的百姓和善良的人群,他对付的是正在犯罪的公权力,他的行为与重庆截然不同!

区分善恶,必须以性质为根本,而不能以手段为依据,这是最简单、最朴素的善恶观。按说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,稍有社会常识的人就会明白,根本无需讨论。

天赋人权,任何一个人都有反抗邪恶的权利,反抗邪恶的行为带有着天赋的合理性,这就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自然法则。那种不论性质,仅凭手段就对李庄案定义什么“以黑对黑、以恶对恶、以流氓的手段对流氓”等概念,不仅混淆了是非,颠倒了善恶,更亵渎了正义、践踏了天赋人权!

 

三、李庄能代表正义吗?

经常有人问:“李庄能代表正义吗?”也有人直接否定说:“李庄也别装正义,他根本不能代表正义。”不错,李庄作为个人不能代表正义,但,不可否认李庄对抗重庆的行为是正当、正义的。

前边我们已经分析过:阻击对抗邪恶的行为有其合情、合理、合法性,回顾一下“李庄案”,很清楚地看到一个事实,重庆利用刑讯逼供,制造冤案,罪恶在先,李庄了解案情后,拍案而起,揭露重庆的黑打现象,这种行为不仅体现了一个律师忠于法律、忠于真相的职业道德,它更体现了人性反抗邪恶的正义感。当重庆反过头来扑向李庄,制造冤假错案时,李庄利用“藏头诗”认罪诈降,将对方拖下沼泽泥潭,其行为无可指责,正当合理。

李庄一个人不能代表正义,但是,他天然合理的正当行为凝聚了众多良知的认同和支持,支持的人与李庄一起拧成一股力量,这股力量与邪恶势力对峙,而阻击邪恶势力的这股力量无疑是正义的。

 

四、个人名誉的权利到底属于谁?

前不久有新闻报道:英国男人当街猥亵少女。有外国学者问我怎么看这个问题,我说这不是英国人的问题,而是一个男人的问题。

当年有人去拜访居里夫人,见到居里夫人的孩子拿着皇家金质奖章当玩具满地轱辘着玩,就责备说:“你怎么可以把奖章给你儿子当玩具呢?这可是你的崇高荣誉啊。”居里夫人答道:“正是因为这名誉属于我自己,我才给儿子玩的,我要让他从小就知道,属于自己名誉的东西,不过是个玩具。”居里夫人的话表明两点:1.个人名誉是个人私有财产,与他人无关;2.不要把个人名誉视为崇高神圣的荣誉。

现实中,有人追名,也有人逐利,正如萝卜白菜各有所爱。原本是抽象、具体的两种财富,可因为一些人思维混乱,经常会无端地制造出一些是非来。一个人抛弃钱财,大家不会指责他,有时还会送上一两句“慷慨”“潇洒”的美誉,但是,当有人抛弃自己的名誉去做一件大事时,不仅招来诟病,甚至会让周围的人很受伤,人们会纷纷指责“丢了大家的脸”。其实,每个人都有一张脸,只要是未受他人委托的个人行为,要丢也只能丢一张脸。

钱是物质财富,名就是精神财富,二者所有权均属于个人。名利乃孪生姐妹,求名逐利为人之所欲,过分求名与过分逐利,同出一辙,皆源自贪婪的私欲。但凡成大事者,名利皆抛。我的名誉我做主,这里的名誉并不是孟子所言的“道义”。我们提倡“舍生取义”不是说“舍生取名”。一个人权衡轻重,抛名舍利,别人有什么权利说三道四?既然名誉是个人精神财富,我的财富我不可以做主吗?

李庄在出狱后的博文《纪念“李庄案”一审宣判两周年》中写道:“二审前,我在愤怒和绝望中,策划了以“藏头诗”形式的假认罪,决意以自己的声誉为代价与司法腐败一同跳下悬崖,同归于尽。”这段话除了透出愤怒情感外,更表明了李庄抗争的决心,也是李庄当时心境的真实写照。李庄选择以自己的名誉为代价,别人有什么理由横加干涉,甚至逼其道歉呢?

不知道尊重个人选择权利的社会是愚昧落后的。都说律师是最懂得捍卫私权利的,怎么连个人名誉属于私权,这么简单的问题还弄不明白?你们是什么样的群体?你们是律师啊!律师连这个道理还不懂吗?还要横加干涉别人选择的权利,逼人道歉吗?

 

五、李庄该不该给全体律师道歉?

李庄该不该给全体律师道歉?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请诸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“司马迁该不该给天下所有的男人道歉?”

西汉司马迁在父亲临终前郑重承诺一定要完成《史记》。不料,修书一半,惹李陵之祸,入狱被判极刑,司马迁为了完成《史记》甘愿接受腐刑,忍辱苟活。他给好友任安信中说:“吾诚已著此书,惜其不成,是以就极刑而无愠色。”

令人悲怆的是司马迁“忍耻辱,成大义”的选择并未得到人们的广泛认同,反而举国男士慷慨激昂,皆曰:“志士可杀,不可辱。”这些男人各个道貌岸然,像打了鸡血似的纷纷怒斥司马迁丢尽了天下男人的脸。司马迁在全国男人的唾骂声中心灵上又遭二次腐刑。他说:“每念斯耻,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。”司马迁忍辱吞骂完成《史记》后,郁郁而死,终年仅48岁。

《史记》被后人誉为“史家之绝唱,无韵之离骚”。两千多年后,当我们手捧这部巨作时,禁不住要问,司马迁受腐刑,妨碍你们哪个男人传宗接代了?当你们用最恶毒的话咒骂司马迁时,你们有谁比司马迁为这个社会做得更多,更好?岁月流逝,往事尘封,今天翻开这段历史,我再问一次:司马迁该给所有的男人道歉吗?

生活中,我对那些动辄就以集体主义名义行事的人一直存有戒心。一个不懂得尊重个人权利的集体,不是理智、文明的集体。盲目的集体主义常常是愚民狂欢发泄的场所,而绝对的集体主义又往往是个别人凭借权力、权威满足自己欲望的空壳。

现实中谁有权利绑架一个群体去对一个人发难?用集体主义的名义高于法律去强迫个人必须做什么,实际上是另一种违法的模式。那些假借集体主义之名,来满足自己欲望之实的举动,是对合理、合法私权利的野蛮践踏!

两千年前,社会愚昧,二次伤害了司马迁;今天我们仍然还要愚昧到二次伤害李庄吗?李庄“认罪诈降”妨碍哪个律师执业了?哪个律师为此脸红得不肯出门见人了?靠绑架一个群体去贬损别人来显示自己道德高尚的做法,不但无知,而且野蛮!你可以要求谁给你个人道歉,但是,你凭什么要求谁给一个群体道歉?如果司马迁没有必要给所有男人道歉,那么今天的李庄为什么要给全体律师道歉呢?

 

六、李庄认罪到底是“认怂”,还是“认勇”?

对于李庄认罪,一些斋心仁厚的善良之辈表示同情,他们认为强势之下,不得不低头,在性命攸关时,不做江姐,保命、图安全是可以理解的。这些人忽视了一点:江姐与李庄二者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,江姐是“变功为守”,李庄是“变守为攻”。

李庄并不是在刑讯逼供下认罪的。他入狱后,从始至终并未受到刑讯逼供,生命也未受到半点威胁,相反,比起其他囚犯,李庄受到了较好的待遇,吃住均优于他人。在这样的条件下服刑,而刑期仅仅是两年六个月,这么短的时间,不要说像李庄那样强硬的汉子,就是一般人也不会撑不下来吧?事实上,这场诉辩交易,是李庄主动策划发起的,从头到尾,李庄都是主动者、是强者,强者是不需要同情的,在这场较量中,倒是重庆显得更弱、更衰、更悲哀。

也有人认为认罪就是变节,此种看法最不靠谱。《红岩》中蒲志高是变节,因为他出卖了江姐,而李庄认罪抛弃的是自己的名誉,他出卖了谁?是出卖了你姐姐,还是出卖了他姐姐?一个没有出卖他人利益的行为,你凭什么说是“变节”呢?

当然,我完全理解一些人的英雄情结,一审中的李庄也的确让很多关注他的人感到激昂振奋,二审中突然认罪确实伤了不少人的心,但是我们静下心来,理清事实,李庄认罪,真的是软骨头吗?真的是认怂了吗?

大家还记得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吧?荆轲在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不复还”的悲歌中,携秦武阳登上了大秦宝殿,秦武阳吓得面色全非退下后,荆轲只身上前献宝,当他手捧地图诚惶诚恐站在秦王面前时,那表情是多么阿谀谄媚,可当图穷匕见时,又有谁不盛赞他是位勇士呢?

那么李庄低头认罪真的是为了呈交一份《悔罪书》吗?凡是接触过李庄的人,都能感受出来他身上喷射出的一种罕见的凌厉气质,这样的一个硬汉子,他低头认罪,毕恭毕敬地宣读自己那份《悔罪书》到底是为什么?当《悔罪书》中的“藏头诗”曝光于天下时,很多人方恍然大悟,拍案叫绝!

原来“藏头诗”正是《悔罪书》中的匕首,李庄是在用“藏头诗”进行战斗!当我第一次听说“藏头诗”的故事后,惊叹不已,曾写下一副对联“藏头藏尾华茂春松智出众,戏虎戏狼荣曜秋菊勇超群”。我确信狱中的李庄即使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状况下,也没有放弃战斗,他的认罪不是“认怂”,而是“认勇”!他想上交的绝对不是一份什么《悔罪书》,而是那份十二个字的“藏头诗”,他要告诉世人、告诉今天、告诉历史:“间决神诉”!

要知道这份“藏头诗”撕开了重庆司法腐败的黑幕,点的是重庆的软肋,打的是那些违法乱纪官员的脸,没有智慧的人写不出这份“藏头诗”,没有勇气的人更不敢提交这份“藏头诗”。这份“藏头诗”的暴露,也给李庄引来了更大的危险和灾难,招致了“漏罪”的起诉。

今天有人嘲笑荆轲的“小匕首”是以卵击石,也有人讽刺李庄的“藏头诗”是废纸一张,嘲笑也好,讽刺也罢,且不管嘲笑别人的人有多无聊,但谁也无法否定的是“小匕首”和“藏头诗”都是投向对方的暗器,目的就是为了战斗。

 

七、李庄到底给律师丢脸了没有?

律师界有些人哀怨不止,总觉得李庄给律师们丢了脸。李庄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律师,利用法律保护个人权利肯定是驾轻就熟。可是当重庆恣意践踏法律,法律途径完全堵死的情况下,如果一根筋地墨守成规,无异于循表夜涉。倘若是怒发冲冠,昂首对峙,结局也不过是逞了匹夫之勇的痛快,而丧失了扭转战局的契机。

律师本是智慧的化身,逞强斗勇能给律师加多少分?李庄纵是继续斗勇,一个区区两年六个月的刑事案,能有多大的“勇”?

面对法律已死的重庆,以及发疯的权力,李庄置身死地,背水一战,以个人智慧,与公检法三大公权较量,用“藏头诗”的形式“认罪诈降”,逼二审开庭,戏恶虎逗豺狼,把对方卑劣行径尽曝于天下,并绳之于历史耻辱柱上!

“李庄案”在刑事案件中,并非大案,可掀起的惊涛骇浪却是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,该案件吸引了众多法律界内外人士的关注,撕开了司法腐败的黑幕,暴露了法治进程中存在的诸多问题,引起了上层高度的重视,牵动了《刑诉法》相关条列的修改,著名的“李庄条款”着着实实推动法治向前迈了一步。这一切是有目共睹的,而李庄在“李庄案”中的作用,能否定吗?作为一个律师,在法治史上能起到这么大的推动作用,明明是给律师界增了光、添了彩,怎么能说是给律师们丢了脸呢?

 

八、李庄到底认没认罪?

假如李庄真的认罪,他根本没有必要在《悔罪书》中埋下什么“藏头诗”;也没有必要在二审中故意不停地重复“我认罪”;更没有必要二审宣判后夺过话筒,大曝诉辩交易的内幕。假如李庄真的认罪,他即使得不到重庆的缓刑,也绝不会招来二季的“漏罪”起诉,但是历史没有假如!

李庄用“藏头诗”认罪诈降,让人雾里看花,头晕目眩。

我认为“藏头诗”足以证明李庄根本就没有认罪。有人说“有‘藏头诗’的《悔罪书》也是悔罪”,“假认罪也是认罪”。我认为这种看法过于简单,与孩童所见无异。

生活中,全素斋的大师傅能把豆腐做得像肉一样的色香味俱全,并冠以‘孜然羊肉’‘葱爆牛肉’等菜名,把豆腐做得像肉一样,是大师傅高超的手艺,尽管这些菜以假乱真,但你能说豆腐是肉吗?

李庄提交的《悔罪书》实质内容是 “藏头诗”。“藏头诗”就像全素斋里的豆腐一样,它才是真材实货,才是最根本、最核心、最重要、最真实的内容。 “被比认罪缓刑,础去间决神诉。”十二字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:李庄根本就没有认罪。现实中谁见过一个坚决申诉的人是认罪的?谁又见过一个认罪的人是坚决申诉的?三季中,李庄坚决实践自己的誓言,在薄、王大权在握时,冒着再次临难的危险踏上了申诉的征途,用行动再次表明至死不认罪的决心,并更有力地映证了当初“坚决申诉”并非诳语!

有人指责李庄在二审中低头认罪的一幕,令人失望心碎。回想一下,一季李庄当庭斥强权,气势逼人,二审他如果不假戏真做,能骗得过一双双死盯的鹰眼吗?他把假认罪做得跟真的一样,如同把豆腐做成了色香味俱佳的“孜然羊肉”,但是,假的就是假的,做的再真,豆腐也不是肉。

“藏头诗”是李庄从未认罪的铁证。那些认为李庄认罪的人,如同幼稚到了真的把豆腐当成了肉。

 

九、“藏头诗”认罪有什么作用?

一审中,无论李庄的态度怎样强硬,高、陈二位律师的辩护怎样精彩,李庄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,这就是:有理的跟不讲理的,讲不出理来。

法庭在一项“伪造证据”未出示,一个证人未出庭的情况下,不顾外界汹汹的置疑,仍然强判李庄服刑两年六个月,显示了重庆甘愿冒天下大不韪,必置李庄于死地的决心。面对这种“墓碑式”的判决,当事人很难再有所作为,不要说翻身逆转,就是想再得到一次公开审理的机会,恐怕也是零希望。为了粉碎二审惯用的“书面审理”,打破八字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的既定方针,撬动“墓碑式”判决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选择与一审截然不同的对抗策略,另辟蹊径。

李庄“认罪诈降”最大的作用就是扳被动为主动,成功地逼重庆二审开庭,并迫使部分证人上堂,让这起冤假错案更清晰、更完整地展现在世人面前,并无法抹去地嵌入在历史的卷宗中。

李庄出狱后,在博客里写道:“我抛出认罪、撤回上诉理由,静静的观察法庭反映,如果法官宣布一审生效,我会马上宣布新理由的,可是他们为了完成既定的任务,一味的闷头开庭,已经进入死穴,至今不能自拔。”这段话引起了我强烈的兴趣。我不懂刑诉法,就李庄“认罪诈降”技巧,曾与几名刑诉法专家探讨过,专家说: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一般人,尤其是非法律专业人士,很难看出这里的玄机,即便是其他法系的学者,也不会完全明白这一刑诉技巧的高明之处。

专家分析道:1、二审一开庭,李庄就认罪并撤回全部上诉理由,此时的法官,不向被告核实新的上诉理由,继续开庭本身就已经跳下李庄布下的陷阱。李庄既然撤回上诉理由,就等于认同了一审判决,认同了一审判决,为什么还要上诉呢?李庄二审开始的一幕等于釜底抽薪,让二审开庭失去了法理支持,继续开庭就属违法。2、“藏头诗”被外界解密后,二审减刑的理由“认罪态度较好”就成了没有事实的虚假依据,减刑的理由不存在了,二审的判决也随之无效。3、“藏头诗”既揭示了李庄对一审判决不服,又揭示了二审判决无效,因此,“藏头诗”成了三季申诉中,最有力的法定理由。

“藏头诗”絕就绝在一箭三雕:对抗了一审,否定了二审,还为申诉提供了有力支持。专家们在称赞“藏头诗”这招时,还说了其他作用,有些我不太明白,故难以复述。

 

十、面对“合法私权利”反抗“违法公权力”,我们该做什么?

由于疯狂权力的肆无忌惮、李庄的顽强抗争以及互联网信息的迅速传播,致使“李庄案”上升成了一个公共案件,并成为了法治史上的一个标致。今天不管是赞扬也好,诋毁也罢,“李庄案”进入历史,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事实。

现在有人为了诋毁李庄,总说一些“李庄以前如何如何”,大凡说这类话的人,却总拿不出什么具体事实。也有人张口就是“讼棍”“黑心律师”“不是好鸟”之类的术语,李庄黑不黑,你说我说都不算,最有权利说话的是重庆。重庆用了九牛二虎之力,从南查到北,从头筛到脚,也没找出李庄什么毛病,别人还有什么废话可说?

应该清楚地看到李庄反抗的不是某个人,他反抗的是公权力犯罪,而公权力犯罪威胁的是每一个人,他今天的抗争与我们每一个人的利益相关。面对“合法私权利”反抗“违法公权力”时,我们最应该做什么?我劝跟李庄没完没了的人,把眼光放远一点,心胸宽阔一些,与其把精力放在跟李庄个人较劲上,倒不如以大义为重,合力对抗犯罪的公权,切切实实地推动一把法治进程,为社会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62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